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爱书

QQ登录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沃伦:热带黎明令人心碎的炽热

[复制链接]
彭柏 发表于 2017-4-24 22:4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罗伯特·佩恩·沃伦Robert Penn Warren(1905—1989年)
                                                                                                                  
a01d77ed9b2acc9e3902d6fb0d1dd2d9.jpg


沃伦为美国第一任桂冠诗人。早年为“新批评派”代表之一,晚年诗风发生重大转变。被评论界称为“我们最杰出的文学家”以及“二十世纪后半叶最重要的美国诗人”。沃伦堪称美国当代文坛上一位少见的全能作家。他的诗歌典雅而通俗,急促的节奏中常常折射出感伤和忧郁,表现了当代人的孤独和异化感,揭示了一个善恶并存的世界。

2bb5c937a660ff8e20ac4f6ba64f4d09.jpg
广岛原子弹投放机组签名

新 黎 明

(美)沃伦 著
周伟驰 译
献给 John Hersey 和 Jacob Lawrence


1、爆炸:先后与同时

格林威治时间 下午11:16 8月5日 1945
纽约时间 下午6:16 8月5日 1945
芝加哥时间 下午5:16 8月5日 1945
旧金山时间 下午3:16 8月5日 1945
珍珠港时间 下午1:16 8月5日 1945
提利安岛时间 上午9:16 8月6日 1945
广岛时间 上午8:16 8月6日 1945

2、告别提利安

现在一切“未经授权的事物”都被从轰炸机上清理掉了,包括
乐观派的枝枝末末:六包避孕套和三双
粉丝短衬裤。现在
午夜情报报告
结束了,司令员提伯兹上校没有消息传达,回答
每位机上人员秘密而着迷的问题——机上载的
是什么?从提伯兹嘴里听到的只是它
“威力无穷”。现在
听完情报后,机上人员
舒心地听着
他们英俊牧师的祷告,他可是富含男中音的
男人中的男人——“全能的父啊,
请听爱你者的祷告,
我们祈求你站在那些
勇敢地冲人你
云霄的人一边......”

现在,环绕着轰炸机,舷灯
绞杀着黑暗,闪光灯,摄影师的
低吼,准备着成名的无名脸,
报道者的絮叨,握手,玩笑,
雄壮的拥抱,
城市之鞋在沥青路上的刮擦声,停机坪,
那在注定毁灭的世界上空
密布的阴云中晦暗不明的
新闻,在破晓时分,
就会明朗。现在,
拉响铜钉,刘易斯,
无瑕疵的副飞行员,
对乘务员发了话:“......千万别
把事情搞砸了。现在就来干大事情!”


3、起飞:提利安岛

身边坐着副飞行员,提伯兹上校
把手按在飞机操纵仪上,飞机是用他母亲的书字
命名的:伊诺娜·基。

淡绿色外皮下,
隐秘地藏在提伯兹的救生衣里的,是
装了十二个氰化物胶囊的金属盒,
一旦快要被俘就分发给各位兵士。

尽管大口径的手枪也用得上。

拖车拴得紧紧的。轮子,
在150000磅的重压下,
超载15000磅,在机坪上
嘎扎嘎扎响,开向跑道。位定了。、

“这是飞往北提利安塔的
八十二号凹窝。听好
起飞的指令。”

这就是她现在的名字。至少在密码里。凹窝。

“安放八十二号凹窝的塔。天晴
适于滑行。起飞跑道A,可以使用。”

提利安时间,8月6日,凌晨2:45,
提伯兹对刘易斯说:
“走吧!”

所有的调节油门都满了,
她吼叫着走上跑道,轻飘飘地掠过
成行的救火车、救护车,超载着
最后的冒险,跑道
现在狂暴地溢着向
大海黑色的拥抱。

谁会不信任提伯兹那闪着光泽的记录?

但连刘易斯也喊出声来。抢过操纵仪。提伯兹,
聚目凝神,什么也听不见。时间
似乎死了。但
铁的手,铁的神经,最终拉紧了,而
操纵仅也被自动地拉回去了。车架
升了起来,显露出
睡眠着死神的、舔擦着空气的机肚。

就在悬崖边上。

下面,白色的、骨节铮铮的泡沫之手
向上扑腾着。向上拉紧着。


4、神秘之名

硫黄岛西北偏西约600里,那儿,
为免伊诺娜·基发毛病,
提伯兹将着陆,把货物转交给
等待着的备用机,
接管它。如果不必要,
就不着陆,但他就得会合
气候机和两架B29
一起飞,观察着他。

凌晨3点,离硫黄岛很近了,密电码
传到提利安塔:“判官该工作了”——
纯真地宣布装备
货物。货物,
懒洋洋地像一截锯掉的树干,长十英尺,
直径二十八英尺,重量四点五吨,躺在
黑暗遮盖物下。

它是
这样地安静,这样地温柔,当它摇晃在
黑暗的摇篮里,无名又无姓。但有人
称它为“畜生”,有人,
带着反讽地,“小男孩”。而与此同时。
它睡着,带着它秘密的名字
和本性。

就像喑哑的长树干,但实际上是
一截填满了铀的大枪管,
分为两部分,前面的大,接着后面的小的,中间被
反中子合金的“夯”分开。
一切都是无害的,直到受到普通爆炸物的推动,小的
那部分
冲到
大的那部分里面
将它从永恒的磕睡里唤醒。事情就是
如此。不管是什么
事情。

ead497b9b6fd381d56d7edb2ffdd0cb0.jpg

5、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可以知道那件事情?只是在
“判官”深思熟虑、小心翼翼的手指
执行了它们的任务之后。先做到:
1 将插销,那用绿色标示的,
插进备好的插座里
2 移走后盘
3 移走装甲盘
4 用后膛扳手扭后膛插销
5 将后膛插销放在橡皮垫上
6 重新插人爆炸引信,
四个单元,红尾插进后膛
7 重新插人后膛插销,填紧
8 连上火线
9 重新装上装甲盘
10 重新装上后盘
11 移走工具
12 保持通道安全

在那黑暗管道的痉挛里,精确的
小的闪光
懒惰地、挑剔地,君临一切。

软绵绵的脚撤回去了。

后来,日本时间凌晨6:30,离目标的最后一圈,圆管上的
绿色插销,带着爱意,温柔地、静静地
像一个贼,被标有致死的红的插销
代替了。


6、硫黄岛
硫黄岛上空,月亮,此刻已西斜,沉人地平线
淡淡的云辉里。很快
热带黎明令人心碎的炽热,
伊诺娜·基正在其中晃荡,它旁边是
气候侦察机和两架B29
它们升起与她一道飞:观察员。

侦察员报告好天气。
三个选项:长崎、小仓、广岛。

但一个侦察员的消息是这样的:
“建议炸第一个”——即,
广岛。

早被提伯兹选中了。

额外满意的是晓得
日本时间早晨7:31,一切的
明码电文都在广岛上空响过。


7、我与非我

提伯兹向下望,看见
缓慢的、灰色的云卷,难以言喻地,
它们是,睡眠的
形象,恰如意识消失时。他向上望,看见
星星仍在向下闪烁
照耀纯净的空虚。有一刻,
他闭上眼睛。

闭上
你自己的眼睛,在永恒里
只和自己在一起。你
不清楚自己的身份。
那非我是否永存?

提伯兹猛地睁开眼。世界
在着。


8、黎明

黎明完全来临。下面的城市
开始运动。人们
可能还在性交。祷告。吃。太阳
发出它那环形的光,无可比拟,
值得敬拜。


9、进路

时速200里,高度
31060英尺,直接通往
目标控制点艾伊桥。准时。准
点。偏振片眼镜
(抵销预期爆炸的烈光)
定好了。世界的
颜色变化。它
变化如一个梦。


10、那是什么
现在,魔幻般地,云朵下隐现着,
可见的、仰面摊开的、无防备的,城市。
城市放开着它自己,放开着
如同在喘不过气来的期盼里。

轰炸瞄准器的交叉线
锁定艾伊桥.准时地
锁定目标。投弹手弗尔比,虔诚地
按下了瞄准器的软垫。
说,“我瞄准了。”

炸弹被激活:
自己控制下坠
六里——在那刻飞机,
摆脱了负担,向上一跃,
仿佛带着喜悦,而炸弹
将抵达计算好的适当距离
高于地面,1890
英尺,高度是由
炸弹自己灵敏的大脑决定的。

那儿,
末世黎明
的火焰

爆发。

火球中心的温度:
50000000摄氏度。

广岛时间:1945年,8月6日,上午8,16。


11、像是铅

关于那璀璨之上的璀璨,提伯兹
后来报告:“铅一般的昧道。”


12、燥狂的大气

此时,在烈焰之后,
突然地,瞎了,飞机
举升着,颠簸着
像一片干树叶,在
大气巨大而燥狂的
痉挛里,那被压缩过的大气,从
数里之下的地面,

弹回来。

飞机复原。

接着,再次地,举升,颠簸。

以及复原。


13、凯旋之美

此时,远离
深不可测、紫色条纹的、黑暗的蘑菇的核心,远离那
诸塔模糊下面一切事物的地方,
一片羽毛,断然而精致如一个梦,
带着纯白色,不为任何风之呼吸所动,
攀升着。

在黑暗蘑菇之上,
它飘高——高,更高——
带着它自身凯旋的美。


14、家

后来,家。提利安是人惟一的家——
弟兄的拥抱,熊的拥抱,光荣,以及
“我们干的!”

音乐,然后是别勋章时
庄严的沉默,
互相敬礼。最后,
盛大宴会的吞咽
直至呕吐,呕出
被昂贵地咽进肚子里的
昂贵的酒。


15、睡眠

无疑,有些人,将在睡去之前,想到
一个念头:我是孤单的。但有些人,
在上帝的慈悲,或痛饮里,并不

长久地盯着黑暗的云幕。

(选自《经纬》,1980——1984)



364b610cd0dbfe788e48113d70270063.jpg

本文选自《沃伦诗选》,沃伦著,周伟驰译,河北教育出版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习斋 ( 蜀ICP备15027664号-4 )

GMT+8, 2019-12-8 13:50 , Processed in 0.122549 second(s), 39 queries ,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5-2017 readannals.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